忆陈子展教授

发布时间:2016-06-20
郁群
  
  1985年我到陈子展教授家中采访过他。
  
“屈原真有其人否?”
  
  陈子展教授是著名的诗经楚辞专家。诗经是周代的歌曲;楚辞是楚国的歌曲,其中有屈原的作品25篇。近百年来,在国内外学术界一直有人认为“屈原并非真有其人”。
  
  陈教授从1962年至八十年代研究了大量资料,写了《楚辞直解》一书,约60万字。这本书不仅认为屈原确有其人,而且,还第一次肯定了屈原的25篇作品都是真的。
  
  “学术界有人认为屈原是人类童年时代的半神半人的神话式的人物。这不对。屈原生存的时代已不是人神杂糅的草昧时代了。清朝末年廖季平(郭沫若的老师)和胡适以及日本某些学者,都认为屈原並非真有其人。郭沫若则认为其人是真的,其文有假的。”陈教授说道:“屈原的文章都是真的,在汉代叫《屈原赋》。我在60年代初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曾谈到屈原的家属中确实有个姐姐。这个看法与郭老的也不同。文章发表后,郭老曾这样对我说:你是搞学术的人,不是想攻击什么。看法可以有不同。”
  
  在这里,陈教授颇有感触地说道:“当时,我头上还戴着帽子(1957年错划为右派),我想如果不允许我发表学术研究的文章,那我就不准备继续搞下去了!结果,倒是让我发表的。这种例子不多,我是一个,姚雪垠发表《李自成》长篇小说是另一个。就这样,我一直研究、写作到现在,写了180万字。《诗经直解》已经出版,《楚辞直解》最近也已交给了出版社。”
  
夏明翰的不朽作
  
  很多人读过夏明翰烈士的这首诗:,
  
  “砍头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
  
  杀了夏明翰,
  
  还有后来人。”
  
  但是,很少人知道夏明翰学习写诗的情况。我在采访陈子展教授时了解到一点。陈子展教授告诉我,他与夏明翰是湖南师范同学,住在一个宿舍,他住在下层床,夏住在上层床,关系密切。作为楚词专家的陈子展教授,年轻时就爱好诗词,在宿舍里学习诗词时,常见住在上层床的夏明翰伸着头往下瞧。“他写过别的诗歌没有?”我问。陈子展教授回答:“我没有见过。”我又问:“他向你请教过诗稿没有?”陈子展教授回答:“没有。他只是这样默默地看着我学习和写作,显然很有兴趣。我没有想到,他后来在狱中就义前能写出这样一首不朽的诗!”当时,我采访陈子展教授主要是听他谈与毛泽东一起踢足球的情况和他被错划为右派后継续研究写作几十万字的楚词专著之事,我为《上海老年报》试刋号写了《和毛泽东一起踢足球》一文。我了解到上述夏明翰学诗的线索后,曾想以后找个机会专门前去采访。可是,当我再一次准备前去采访时,陈子展教授不幸病逝了。我想起上一次采访,他坚持不用拐杖、慢慢地走,送我到门口的情景,我心里十分感动、难受!这真是无可挽回的损失,不然,我可能了解夏明翰烈士当年在校学习生活中更多珍贵的轶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