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浦东之战

发布时间:2016-06-20
王义增
  
  1949年4月21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我第二、笫三野战军在千里长江上发起渡江战役,一举突破了国民党军队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
  
  渡江战役前夕,我奉命调入三野十兵团三十一军军部任作战参谋。我们三十一军渡江后,忍受饥饿,昼夜兼程,奔袭作战,勇猛穿插,经常州、宜兴、长兴,进至浙皖交界的广德地区,与友邻部队一起,一举围歼南逃之敌13.9万余人,使友邻部队得以先敌抢占钱塘大桥,顺利地解放了抗州。
  
  5月7日,我三十一军在苏州浒墅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准备进入上海的各项工作。并通知有关部队交出重武器,进行入城守则、政策纪律方面的学习。我们猜想,上级可能是要求我军担负进城后的卫戍任务。
  
  5月8日,任务突然改变,三野司令部决定三十一军改归九兵团指挥,参加浦东作战。我们军的任务是:迅速攻占周浦,并会同二十军攻占高桥,直插吴淞以北的三岔港,封锁黄浦江,切断敌人海上退路。
  
  5月14日,三十一军扺达奉贤、南汇一带,作攻击准备。军指的决心是:用长途奔袭、中间突破的手段,以九十一师直取周浦镇,得手后继续向高桥攻击前进;第九十三师直取新陆,得手后継续向高桥、金家桥、东沟镇进攻;第九十二师为第二梯队。
  
  九十一师仅用两天的时间,就攻下周浦,全歼国民党海防支队及保守第二旅,生俘敌海军少将及旅长以下官兵3000余人。
  
  九十三师由南汇直取新陆、金家桥一线,军指命令他们尽快抢占攻击点,打乱敌军的防御部署,以利大部队穿插运动。5月18日上午,九十三师二七七团报告:在沿江附近,发现了8艘挂星条旗的美国军舰,请军指指示,是否按原计划向北运动?情况开始复杂起来了!但是,我们对此是有准备的,渡江战役时,二十三军就吃过英国军舰的大亏。军指一方面向野司首长汇报,一方面要求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并通知附近各部队集中重武器,散开队型,注意防炮,随时参战!我们不打第一炮如果美国军舰先打第一炮就坚决打垮它!命令下达了,就在我们静观事态发展时,接该团报告,美国军舰开溜了一一正向吴凇口驶去,原来他们不敢打!
  
  军指下令,按原计划进行。这天傍晚,九十三师开始向新陆、金家桥、东沟、庆宁寺等地发起攻击。金家桥(金桥)及庆宁寺两镇之战异常激烈,在金家桥,敌军在坦克的掩护下,连续以整营的兵力向我军反击,我某连战至10余人仍坚守阵地;在庆宁寺,敌军乘我某团主力支援别处之际,又突入了原阵地;于是,我军再战庆宁寺,再攻金家桥,争夺异常激烈。
  
  19日,我九十二师攻占杨家宅、王家码头、中镐、陈家荡地区。至此,浦东除高桥外的大片地区已在我二十军、三十一军控制之下。
  
  20日,我三十一军主力将攻势逐步推至高桥以南。综合各种情况,军指对下一步攻击的不利因素也进行了分析:高桥地区面积狭小,水网交叉,路桥均被敌军破坏,不便我军运动作战,大口径火炮跟不上,弹药丶物资补给和伤员转运都很困难。该地区既无建筑物作依托,又不便土工作业,加之正值雨季,水位较高,既使挖了战壕,很快即被水淹没。而敌军筑有钢筋水泥集团堡,各地堡之间均有盖沟和战壕连接,敌军的攻击能得到黄浦江西岸炮兵和黃浦江、长江口上军舰炮火的支援及飞机、坦克的掩护。因此,我们面对的是拥有立体化武装的国民党军队,这就决定了要有打一场恶战的思想准备。
  
  战斗进入了白刃化,在陈家荡,我二七二团抗击着敌军一个加强营在空军和海军舰炮掩护下的进攻,二营正副营长负伤,有两个排遭敌合围,激战至午夜,大都英勇牺牲。
  
  在杨家宅,我二七五团顶住了敌军5个团的反扑,二连指战员大部伤亡,阵地一度失守。
  
  21日晚,三十一军领导决定,二七五团坚守阵地,配合东渡的二十军围歼盘据在洋泾镇、张家楼、周家渡、塘桥之敌,二七二团调至王家码头、蔡家宅,配合二十军切断敌三十七军与高桥敌军的联系,将浦东之乱压缩于高桥进行最后决战。,
  
  23日,野司命令:由第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统一指挥第三十军、三十一军,沿海沿江分路夺取高桥,直插三岔港,切断敌军海上退路。
  
  主攻任务交给了九十一师的二七一团和九十二师的二七四团。在解放战争中,这两个团是三十一军的两大主力团。任何大仗恶仗,只要有这两个团並肩作战,就一定能拿下!
  
  二七四团向高桥敌军发起进攻的出发阵地就面对着一幢坚固高大的楼房周围布满了铁丝网和鹿砦。敌军居高临下,阵地前是一片水稻田。楼房前是一条河流,河流直通黃浦江,水位随江面潮起潮落,水大时一片汪洋,形成天然屏障。
  
  为了总攻时攻击得手,三营乘着黑夜一直突击到敌守军地堡群的几十米处,到天亮时,三营挖出了一条呈“T”字形的150米的横向壕和一条长2000米的纵向壕。
  
  天亮时,敌军开始反击,出动飞机大炮狂轰滥炸。由于三营贴得太近,成为敌军炮击的死角,敌机也被迫放弃轰炸,只得出动坦克丶步兵反击。为了确保三营及战壕的安全,两翼部队开始向敌军轮番攻击。
  
  25日18时30分,我第三十军、三十一军向高桥敌军实施火攻击,並以山炮、92步兵炮扺近射击,摧毁敌军火力点。19时,发起总攻。
  
  二七一团五连趁着炮火延伸之际,攻占了敌集团堡。四连突入了高桥镇内。该团副团长率队攻占了镇桥头堡,歼敌1个营。26日拂晓,二七一、二七三团相继得手,歼敌2个营、俘敌1000余人。二七四团向东、西北攻击,歼敌1000余人。
  
  九十三师二七七、二七九团攻占了凌家宅、西塘和齐家宅等地,同时,第三十军向高桥正东突破,进入纵深,攻克敌军十二军军部。
  
  至此,我军完全解放了高桥並乘胜向三岔港追歼残敌。
  
  上海战役的浦东之战因处于雨季作战异常艰苦,国民党军队为了争取时间抢运银元及重要物资至台湾,进行了最后的疯狂挣扎,而我们部队在渡江战役后一直在追击敌人,有些同志担心打不上仗,有些同志认为敌军不经打,浦东之战,确实给了我们很深刻四教训。
  
  回忆浦东之战,想起了长眠在高桥烈士陵园的数千名为解放浦东而牺牲的战友,回想起了那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看浦东今天发生的巨大变化,真是感慨万千。
  
  我是一名参加革命60年,入党60年的老同志,我希望青年一代能够把浦东建设得更加美好,以告慰为解放浦东而牺牲的英烈们。(作于2000年春)
  

老同志回忆录:难忘的浦东之战

图为作者王义增,系上海市科协离休支部的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