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高的人格,学界的典范—— 纪念严东生先生诞辰100周年

发布时间:2018-02-11

QQ图片20180211100708


时间如梭,严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里,祖国的发展日新月异,中国的科技事业一日千里,我们对您的思念也与日俱增。

我国无机材料学科的奠基人,无机材料和无机化学界的一代宗师和泰斗,您的一生横跨了北洋、民国和新中国各个历史阶段,见证并亲历了我国的历次动荡、变化,以及近三十年来的伟大崛起。作为新中国刚成立就回国工作的老一辈科学家,您在我国的科学技术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化学与材料学科的发展中,扮演过重要角色,发挥过重要作用。您对科学事业执着追求,青年和中年时期,开展特种耐火材料、特种涂层和高温复合材料相关研究,为我国的材料科学和国防工业的发展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您古稀之年领导研究所乃至全国的结构陶瓷特别是氮陶瓷的研究,成绩卓著,这期间您还作为材料与化学界的前辈,敏锐察觉到纳米科技在全球的兴起,和另一位科学家共同发起我国关于纳米材料与纳米结构的研究;上世纪九十年代,年过八十的您在研究所部署基础研究的新方向,并亲自倡导并安排在我所开展关于介孔材料的基础研究,指导我作为负责人,带领几名青年学生开始了一个全新方向的研究;直至年届九十,您还在领导我所人工晶体的有关研究和国际合作。

作为您的一名学生,您是我科研生涯最重要的领路人。我博士期间从事氧化物超细陶瓷粉体的研究,毕业后听从您的安排,来到您组织建立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继续就氧化锆粉体团聚问题、晶粒生长、显微结构发展和烧结致密化等课题开展研究。这期间您公务缠身,仍是那么繁忙,而我递交给您的学术论文,您在百忙之中还是那么认真地阅读,逐字逐句地精心修改。您严谨的学术作风,对问题深入思考的学术态度和高超卓越的英文水平,令学生我十二分地敬仰,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要说过去我们在陶瓷烧结理论,现在在介孔复合结构的非均相催化材料,以及介孔氧化硅纳米颗粒的药物控释和靶向输运等方向上有一点科研成绩,并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影响,那都是您当年前瞻的安排、悉心的指导栽培和如沐春风般鼓励的结果。

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大,我常常回想起我刚刚博士毕业时,在您的办公室听您关于博士毕业后应该留在国内开展工作为国效力的谆谆教导;回想起您把每期的Nature 和Science相关文章转给我们参考借鉴;回想起我取得一点点学术成绩的时候您对我的褒奖鼓励;回想起我在德国不长的访问工作期间,读到您给我的回信时的内心激动;回想起我在担任硅酸盐所所长和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期间您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还回想起,在您八十和九十大寿时,您的音容笑貌和乐达幽默的答谢致辞:才八十呢,我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人生九十才过半嘛……更回想起您病中还叮嘱我说,参评院士是要别人推荐的,被推荐人是被动的,不能自己主动去找人找关系。 

您是我们科研的导师,更是人生的导师。我们为您高尚的人格魅力、堪称楷模的道德典范、认真严谨的学术风范、平和谦虚的处世风格和与人与世无争的人生态度所折服,并受到极大的影响。您对上从不媚俗讨好,对下从不居高训斥,对待同事学生平等和蔼。您领导了那么多的研究项目,但最后在获奖名单里您的名字要么没有出现,要么放在了最后。严老师,您高尚的人格、对事业的执着已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我将把它作为一生的财富去珍藏和铭记。

我们更明白,虽然我们一直在努力,但还是有负于您的殷切希望,远远没有达到你所期望的学术境界,让学生内心一直十二分地愧对您对我们长久以来的期待和包容。

特撰此文,纪念严东生先生诞辰100周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