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会堂盛雅雯家庭:柔弱的她,用爱肩负起两个沉甸甸的“家”

发布时间:2020-07-08

科技家庭“美”在哪儿?每一户都有着自己的“治家”之道。2019年,科技系统共有7户家庭荣获上海市文明家庭、“海上最美家庭”荣誉称号,近期《上海科技报》陆续采写他们的故事。如何奉献好科创“大家”,也经营好各自的小家?希望他们的故事,给所有在生活工作路上齐头并进的科技工作者们,更多前行力量。

科学1001

盛雅雯家庭:2018-2019年度上海市文明家庭

“2月14日:解决厨房热水器、通知东湖一号楼厕所消毒、发票下周报”“2月26日:热水器装好、采购柠檬酸5包、瑞金二路街道2桶84、57号一楼打蜡、27日创新部开会、27日热水器师傅来激活”“4月13日:下午1点半搬小Z的房间、3楼楼顶被风吹走、隔壁金锐仓库口板吹到57号、3号楼楼板吹到复兴公园”……类似这样的一天工作安排笔记,在上海科学会堂物业部副经理盛雅雯的备忘录里比比皆是。她每天都据此把前一天来不及办的事抓紧去跟进,把当天的事一件件落实,并及时收集服务反馈,改善下回的服务。

10年总台工作为物业工作打下良好基础

这位36岁、看起来娇柔美丽的上海姑娘,2008年从当了5年海军的南海舰队转业回沪后,2009年正式开始在科学会堂工作,由总台到物业部副经理,现在一般每天仅因为工作就会在科学会堂大院里至少走15000步,工作内容从负责管理全会堂大院9幢楼的保洁、绿化、工程和物件维修到找人打理屋顶上的天沟修理漏水点、更换玻璃幕墙漏气和松动的玻璃、找外包公司打老建筑里的白蚁、监工更换被大风刮掉的屋顶……其琐碎程度常人难以想象,但每件琐事都及时到位地处理,某种程度上需要的却是与她的经历而非形象相配的“兵气”。

盛雅雯和她的先生是在科学会堂成为同事后相识相恋的。曾经是陆军的爱人比她早两年回上海,先是在科学会堂国际会议厅做场地安排,后因身体健康原因转做总机接机。盛雅雯到科学会堂的前10年在思南楼的总台工作,那是市科协面向全国科技工作者的窗户,经常有国内外的科技工作者来来往往,工作内容比较纷杂,包括住宿、会场安排、来宾的旅游指引等。科协大院里共有9幢楼,第一次来的客人常常找不到要去的地方,盛雅雯那时常常给客人担任引路人。逢周末有重大活动,她还要加班迎宾或担任颁奖仪式的礼仪小姐。有时候客人的钱包、衣物等遗落在了房间里,她要帮他们保管好,打电话通知他们回来领取……这些工作一般人是看不见的,但10年的总台工作,使她和市科协各个部门的领导都建立了熟悉感,为她日后物业工作的开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大“家”小家都是管家

对于任何一个普通女孩,物业的工作在起步时都是陌生和艰难的,有太多的“从没接触过”和“不知道”。比如科学会堂大院里的建筑都是老房子,有好几个点常常会漏水,有些天沟上面因为养了植物,腐叶落下把沟堵住,需要及时清理,否则积水就会漏到楼下的房间。现在盛雅雯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大院里的各幢楼都巡视一遍,及时发现问题。最近正好处于防汛防台期,她告诉记者,4号楼的6楼、9号楼的17楼和玻璃幕墙、南昌路57号的立体停车库,都是特别需要留意的地方。

思南楼已经建了20多年了,每年会从外面请专门的玻璃幕墙维护单位定期来帮助检查,看双层玻璃有没有漏气、玻璃是否存在松动掉落的危险性等。双层玻璃有没有漏气怎么看呢?盛雅雯起初也不知道,看别人检查过几次后,她慢慢琢磨出:玻璃幕墙凸起的一面是隐形边框玻璃,容易掉,而且它们所朝向的那一面受风受力比较厉害。如果双层玻璃凸起的一面起雾,就说明它在漏气,这样的玻璃在风大时,外层就比较容易脱落,需要及时把它们替换掉,否则掉到楼下行人来来往往的街角就很危险。

每年四五月是白蚁出没最厉害的时候。因为科学会堂是花园单位,白蚁一般从草坪、道旁的泥地里跑进来,钻在陈年木头的内部而不是建筑构件的表面。盛雅雯和同事有一次偶然发现科学会堂原法国总会的弹簧地板下面,木架上密密麻麻爬满了白蚁,像遍洒的白芝麻一样。往年他们会请外面的清洁公司用专门配置的药水来打白蚁。有一家清洁公司会先把被白蚁蛀掉的木头洞扩大,再喷药进去,由于其所使用的机器头体积很大,很容易破坏建筑原有的构件,而且用的药水挥发散尽需要整整一个月时间,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头疼到只能吃止痛片止疼。细心的盛雅雯发现,另一家公司是用针筒似的工具把药水往白蚁洞里注射进去,同时放置杀白蚁的药粉和引诱剂,他们的药剂挥发得很快,而且杀蚁方法不需要破坏全国文物保护建筑原有的构件。今年正逢白蚁大年。经过仔细观察比较的她,就聘请了后一家公司来为科学会堂除白蚁。

科学会堂的草坪分冬季和夏季两季种草,夏天要撒草耔、锄草、打药水防止虫子把草吃掉;草坪上80岁的古树名木——老黄杨木在经过暴雨后,根部会积水,要及时引流把水引掉,以避免它被淹死。整个大院的排水每隔3个月就要清理一次,否则下水道会堵塞。这些,都是盛雅雯在一年年的工作里,和工人师傅们打成一片,一点点学到的。

又比如今年正逢新冠疫情,各幢楼电梯的按钮、各个门把手每天都要消毒4次;地漏要保证是盖上的,以防止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厕所每4小时要用消毒粉冲洗一次,这些工作虽然有保洁阿姨做,但监督和核验仍需要盛雅雯亲身一处处去落实。

就在记者采访间隙,接二连三有电话打给盛雅雯:“1508室没电了”“……的合同要签”……类似这样来自街道、城管、卫生局等不同单位或同事的电话,她一天要打进打出几十个。这位看上去柔弱纤细的女子,就其工作内容和强度而言,堪比欧洲古堡的大管家。

而在工作之余,因为爱人婚后不久就查出患上了强直性脊椎炎,引起双侧股骨头坏死,日常不能太劳累,盛雅雯下班后,家务和辅导一大一小分别为8岁和4岁的两个儿子学习的事,也都被盛雅雯包揽到了自己身上。爱人去年双侧股骨头刚换成了人工的,而且医生说以后更多的骨头会陆续出现问题。不少人查出来得这个病后,配偶就和他们离婚了,但盛雅雯和丈夫两人都比较乐观,岁月里沉淀的真实情感使他们俩至今恩爱如初,凡事“有商有量”。“每个人的命不同,你不能因为这里出了问题,这条路就不走下去了。” 盛雅雯平静地这样说的时候,记者能感到这位年轻的家庭支柱和职场能人身上坚定的力量。她用爱,肩负起了两个沉甸甸的“家”。

来源:上海科技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