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继光战友追忆英雄往事:炮火中为我寻指北针

发布时间:2014-08-05
  题记:说起英雄黄继光,几乎没有人不知道。1952年10月20日凌晨,在朝鲜战场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20岁的黄继光在战斗中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碉堡的火力口,保证了战斗的胜利……这一英雄壮举永远载入了史册。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可黄继光牺牲前后的那一幕幕情景仍然清晰地保留在一位老人的脑海中,这位老人名叫齐润庭,是井陉县南王庄乡大尖山村人,已86岁高龄,是湖北省检察院的离休干部。近日,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居住在武汉的齐润庭老人,听他讲述了和黄继光在朝鲜战场上一起并肩战斗的点点滴滴。
 
  红色记忆
 
  虽然已经是86岁高龄,但齐润庭老人说起话来依然思路清晰、言语流畅。谈起当年他和英雄黄继光在一起战斗生活的日子,老人更是侃侃而谈,具体日期和一些细节都能说得清清楚楚。
 
  “和黄继光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最让我难以忘怀的……”这是老人的心里话,许多年来,一些旧事已经逐渐淡忘,可黄继光的英雄形象,却一直保留在老人的记忆深处。
 
  黄继光,
 
  一个胆大心细的好战士
 
  “我和黄继光的相识很偶然,对他的印象也是逐渐加深的。”齐润庭告诉记者,1951年,他随部队奔赴朝鲜战场。1952年6月初,刚刚调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四十五师二营副教导员的他到六连炊事班检查工作。“当时,有几个炊事员在往前沿阵地上送饭时负了伤,一个个子不高、说话慢条斯理、圆圆脸盘的小炊事员便向我提建议,说在送饭前应当摸清敌人每天几次火力封锁的规律,记住火力封锁的具体时间,让炊事员避开封锁时间送饭,以避免无故负伤。另外,这个小炊事员还建议炊事员在拔野菜时不要连根拔,以保证有充足的野菜供应……”齐润庭一听他的建议很有道理,便频频点头,欣然采纳。同时心里也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
 
  从炊事班回来后,齐润庭和营教导员说起了这个小伙子,教导员一听,便说这个小伙子叫黄继光,很不简单,并告诉他黄继光不是炊事员,而是通信员。
 
  “我当时负责青年团和后勤工作,1952年7月25日,在我的介绍下,黄继光和另外两名通信员同时加入了共青团。”齐润庭说,当时黄继光入团的上报材料都是由自己签字后报上去的,在审核这些材料时,自己对黄继光这名战士又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齐润庭告诉记者,当时许多战友对黄继光的印象都不错,“八大员”是他们给黄继光起的绰号。“‘八大员’是什么,就是能打仗的战斗员、能做饭的炊事员、能治伤的卫生员、能抬伤员的担架员、能送弹药的运输员、能修电话的话务员,同时还是宣传员和通信员。”
 
  还有两件事,令齐润庭终生难忘。1952年8月底的一天,齐润庭要去团里办事,黄继光陪他一起去。两人走了十来分钟,黄继光便警觉地要求停下躲避。齐润庭有些奇怪,但还是听从了他。两人刚躲避起来,前方敌人的炮弹就爆炸了。黄继光说,他已经摸清了敌人封锁线的地点和封锁时间。十几分钟后,两人继续前进。又走了约半个小时,黄继光再次要求停下。他话音刚落,前方敌人的炮弹又爆炸了。就这样,两人一路上躲避了3次,穿越了3道封锁线。快到团里时,齐润庭突然发现随身携带的指北针不见了,他异常焦急,黄继光二话没说,折身穿过封锁线回去寻找,几分钟之后,他从炮火中冲出来,把指北针郑重地放到齐润庭的手中。
 
  1952年8月6日,齐润庭到黄继光所在的六连讨论作战方案。当天下午,美军一个连在炮火掩护下,向六连阵地发起了攻击。就在战斗激烈进行的关键时刻,连部和阵地之间的电话线被敌人的炮火炸断,双方失去了联系,指挥人员急得直跺脚。正在危急时刻,黄继光迅速找了一根电话线,冒着密集的炮火冲出坑道,直奔电话线路去了。十几分钟后,黄继光裹着一身烟尘回到了阵地--指挥系统恢复了,连部和阵地的电话联系又通畅了起来。
 
  危急时刻,
 
  他用血肉之躯扑向敌人枪眼
 
  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1952年10月初,黄继光被选调到二营当通信员。
 
  黄继光调到营里不久,对敌反击战便开始了。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美军集中优势兵力,在大量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下,向志愿军阵地发起了轮番攻击。10月18日,齐润庭奉命去团部,晚上8时出发,由黄继光带路,接连穿越了3道封锁线,赶到了团部。次日晨,返回营部后,齐润庭进行了战斗动员,并很快向4、5、6号阵地发起攻击。“3个阵地拿下后,我军伤亡很大。天快黑时,六连又向0号阵地发起攻击,可0号阵地的敌人碉堡火力太猛,一直到20日早晨还没有攻下来。如果不尽快拿下0号阵地,用鲜血换来的4、5、6号阵地也将难以守住。师、团首长万分着急,命令二营张参谋长指挥把碉堡炸掉……”齐润庭回忆说,当时黄继光就在自己身边,自己让他随参谋长去,因为他有经验。到达阵地后,参谋长亲自用机枪掩护,黄继光和吴三羊、肖登良三人匍匐着向敌人碉堡靠近,吴三羊很快牺牲,肖登良也身受重伤。黄继光只身一人,身上也多处受伤,可他仍然顽强坚持着,在爬行到离敌碉堡5米左右的距离时,奋力把手雷投向碉堡,一声巨响,碉堡被炸塌了一大半,机枪不响了,黄继光也昏倒在地。可正当战士们准备发起冲锋时,敌人残存的一挺机枪又响了。黄继光被惊醒,可手中已没有武器,他全力支撑着多处负伤的身躯,艰难爬到残存的碉堡前,猛扑上去,用身体堵住了正在向外疯狂扫射的枪眼……
 
  黄继光的惊人壮举给战士们莫大的鼓舞,他们顽强地战斗,牢牢地把夺取的阵地掌握在自己手中。“整个上甘岭战役一共有21个阵地,黄继光所在的六连打下了4个,其余阵地都是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复争夺了许多次,唯独六连的这4个阵地,攻占后始终没有再被夺去。”
 
  据齐润庭老人介绍,黄继光牺牲后,他们当即研究为他报功,当时报的是一等功,二级战斗英雄。“没想到,上级领导给批了个特级战斗英雄,足见黄继光的英勇行为对整个上甘岭战役的决定意义。”
 
  半个多世纪,
 
  他一直思念着英雄黄继光
 
  在上甘岭战役中,齐润庭的头部被震伤。1954年回国后,在东北住院疗伤一段时间。1955年3月,他受命去广东带新兵。当年4月,他转业到湖北省检察院。1988年1月,他从湖北省检察院离休。
 
  齐润庭1925年5月出生于井陉县南王庄乡大尖山村。1942年春,大尖山村建立了秘密的游击小组,17岁的齐润庭从此投身革命。游击队员们活跃在敌占区,除汉奸、割电线、埋地雷、挖公路、设埋伏、围炮楼,使敌人闻风丧胆,有力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1944年8月,19岁的齐润庭成为八路军中的一员,担任太行军区第一军分区特务连通信员。1946年3月,他成为一名共产党党员。
 
  1948年,齐润庭担任了解放军二野九纵二十七旅特务连通信排排长。那年10月22日,他所在的二十七旅与其他几个野战兵团合力攻打郑州,二十七旅负责外围,国民党部队见我军攻势强大,放弃抵抗向黄河边退却。为堵住敌人的退路,齐润庭受命到其他兵团调集部队增援,由于跑得太急、太远,所骑战马活活累死在途中。11月初,他所在旅配合二野三纵攻打宿县县城,切断了津浦线南京至徐州的咽喉大动脉,阻击了黄维兵团向津浦线挺进。在这次战役中,他立大功一次。其后,他又参加了渡江战役及解放广州、江门等地的战斗。1951年随军入朝作战。
 
  “能活着回来,不是我命大,而是有战士用他们的生命保护了我!”说起当年那战火纷飞的岁月,齐润庭异常激动。他说,1952年4月中旬,他们在朝鲜汉滩川阵地阻击美军坦克部队时,一排子弹射向自己,是自己的通信员在危急时刻用身体挡在了自己的前面,自己毫发未损,而通信员却倒在血泊中。正是这位通信员的牺牲,让黄继光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黄继光是四川省中江县人,他牺牲后,齐润庭非常怀念他。1954年回国后,他给黄继光的妈妈邓芳芝去了一封信,希望能找到一张黄继光生前的照片。遗憾的是,因为家里穷,黄继光从来没有照过相。
 
  1974年,在黄继光牺牲22周年纪念会上,齐润庭见到了黄继光的妈妈邓芳芝,并陪同老人参观了武汉长江大桥。这时的邓芳芝已经身患肝癌,回四川后不久,老人就去世了。
 
  离休后,齐润庭写了多篇怀念英雄黄继光的文章,他说,自己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英雄的崇敬与思念。
 
  现在,齐润庭已经与多名当年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老战士们取得了联系,并相约在今年10月去朝鲜,到当年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去看一看,缅怀长眠在那里的战友。(记者 龚鹏建)
 
(来自:燕赵晚报)
分享到: